大台北地區已經下了很多天的雨,原本要參加10/15 Adidas酷跑接力,但因此次童軍活動是登玉山的熱身活動,所以一定要參加.雖然雨是時大時小,但童軍活動從未有因雨延期的,只有今年因颱風襲台取消合歡山的活動是個特例. 早上5:30集合,6:00出發,8點多來到小烏來風景區第一登山口,團長提醒行前準備,包含午餐時間,往返共8~9個小時,預計17:30返家,早上時間8:45,合計30多人的隊伍就正式出發了,在雨中向我們的目標邁進—北插天山山頂見.

 

一開始約500公尺的柏油路,接下來就是登山路口,果然進入後就是歧嶇的山路小徑,因為已經下過了幾天的雨,所以整路是泥濘難走,水坑不斷,黃泥巴坑不絶,路況是超乎預期的差.就路線而言,白天走起來似乎不太難分辨,然而每每在岔路口或轉彎處還是要注意路標指示,不過原則上跟著山友的布條就對了.

我和3個精力旺盛的小狼(男生)及一位小娃(女生) 一行五個人,走在隊伍的前端,走走停停,首先經過神木群,看到No.1,No.2….及赫威神木群,其中八仙神木已經圍了起來,禁止山友從中間穿越,花了2個多小時(11:15)來到了木屋遺址,只看到了三根鐵條,連個木條都沒有.再向前行進約10分鐘,遇到一位下山的阿伯,詢問離山頂的時間還要多久,阿伯回說,現在不到1/3,這些小狼不禁大聲驚呼,已經走了2個小時竟不到1/3,那攻頂要6個小時..?? 還好又遇到一位阿伯,再問一次,原來是前一位阿伯以為是由木屋遺址到山頂,此段全程1.5公里,要上下4個山頭才會到頂,我們才走10來分,當然連1/3都不到,後來證實是需要約1.5小時.所以單程約4個小時攻頂,返程在5:30以前應該是沒問題.

赫威神木.jpg   

以1.5公里的路程用1.5個小時走,好像有點誇張,彷彿是用爬的比較快.(事實也是用爬的) 木屋遺址至山頂就是”天堂路”,一路是陡升坡,大都要手腳並用,靠扶手梯及繩索才能前進,晴天走已經有點”硬斗”,在下雨時走更是一大挑戰. 3隻小狼和1隻小娃,就在邊爬邊哎中前進,其中一隻小狼一路上不停的哎,所以就給他個小名叫”DDI”.  其實這段路對大人都是挑戰,更何況是這些小五小六生,還背著背包及午飯,這條路基本上是不友善的,話雖如此,這群小將也不漏氣,硬是要在攻頂後才要休息吃午餐,總算在歷經4個小時,12:40攻頂成功,山頂上只有二個小路標示著北插天山 1727 公尺,這點倒是令人有點失望.

北插天山山頂.jpg  

剛剛超車的登山客早已在山頂架好炊具,準備升火煑鍋熱湯給這些勇敢的小將,只是瓦斯罐的打火機故障了只好作罷,不過他還是給我們一個大大的讚,因為他是學校老師,第一次看到小學生攻頂成功,真是了不起.

 

享用完午餐,大家體能也恢復不少,計劃是5:30回到登山口,所以我們決定13:00開始下山,預計17:00回到起點. 下山約20分碰到第二組攻頂的母女檔,再過10分鐘,遇到第3組攻頂的隊員. 所以我們離第三組約有1個小時以上的差距,如果含吃午飯就更長了. (最後攻頂共10位,第一批5人,第二批2人及第三批3人).

就在此時,雨勢突然變大,原來上山時的泥路現已變成帶著黃泥的水道,當初以為下坡會快一點,顯然是太樂觀.下山時就提醒這些小將,速度雖然重要,但安全要放首位,可以慢但千萬不能急,因為如有意外受傷,隊友也很難幫上忙. 就這樣,隨著雨水開出來的水道,一路”走走”,”滑滑”下來,還記得來時的天梯,每個人都是四點著地,一步一步地爬下,過程中免不了的是跌跌撞撞,每個人身上都多了一些傷口,好不容易經過了1.5個小時,我們回到了木屋遺址,再經過神木群及2個多小時就可以回到登山口.

 

由於時近下午,雨暫停時,整個霧氣迷漫在整個山林,能見度隨著天色及水氣而變差,今天一家三口都有參加,按速度剛好分成三個隊,老婆有自知之明,知道無法在時間內完成全程,在半程時就折返; 女兒是攻頂的第三批,原在回程路上要和她一起再攻頂,但她覺得和團長在一起沒有問題,只好由她去攻頂.

 

小將們表現實在良好,沒有大狀況出現,倒是我在經過河床時,鞋底黃泥使我筆直地摔在地上,右手掌心撞出一個2x4 cm的傷口,皮開肉綻鮮血就噴了出來,透氣膠布因血水及雨水無法貼牢,只有隨便貼貼就繼續上路,終於在16:50分回到起點.

 

隨著天色變暗,能見度也變差,我開始擔心還在山上的隊友及女兒,於是在17:40我拿了條snickers,換上老婆的乾外套,再次上山,準備送手電筒給遲歸的隊友.沿路向回程的隊友借手電筒,一共取得3支,我希望能在天色未全暗時與最後一組人員碰面. 就這樣一路與返程的隊友打招呼,天色約在18:10全暗,因為急著趕路,所以完全沒有停下來,直到再注意時發現,我己置身在全黑的山林中.

 

還好手電筒挺亮的,而且這條路今天也算走第三遍了,應該還算”熟悉”,我在山林中大喊團長及女兒的名字,當然是沒有回響,只有空空的山,偶有鳥叫及蟲嗚聲.此時,我想團長應該是帶著隊友從別的出口回去了,所以我要”趕快” 回去,免得影響大家回家.(後來,還真的發生了)

約在18:40還沒有碰到團長,就開始賣力往回衝,自恃這是第四趟,應該是沒問題的,不過天實在夠黑,手電筒能照到的範圍也被雨水及霧氣減弱,大約只有3~5公尺的能見度,由於是趕路,很快就到塔開山(赫威神木)的岔路,也就是在此我走錯了路口,往第二及第三登山口前進,由於都還有山友的布條指示,所以也沒太在意,直到路徑越來越小,一點都不像是有路的情形,我才驚覺走錯路了,應該往回走.

 

到現在,我還記得我拿手電筒回頭照的那瞬間,“見鬼了,路呢? 不會吧,真的不見了.”,往前一看,雨水及樹叢早就遮住來時路,更何況能見度又差,看不到遠方,只見我的四周都是有歷史的”神木”. 心想隨意走一走,應該可以”碰到”剛剛來的路或是可以碰到”大路”走回原來的岔路口.果不其然,想的都沒實現,走來走去都好像在原地打轉—真像鬼打牆,繞不出去. 這時把手電筒關掉,看看是否有月光或星光可以給我一盞明燈,指示我方向. 當然,我又失望了,雨還在下,只有漆黑一片,原始林是枝繁葉茂把該有的光線全擋住了,只見四周黑,天也黑,

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,不過倒是看到很多的山窗螢飛來飛去,,尤其是停在有雨珠的葉片上真的很漂亮,只是我沒有太多心情欣賞,心想要抓多少才可以照亮來時路,可是我又沒有塑膠袋且手電筒還有電就算了.

就這樣上上下下,來來回回不知走了多少回,就是走不出去,途中碰到3次塑膠網,直覺這應該還是有人經過的路線,只是用手把它撥開,繼續盲走. (事後才知,這是獵人山徑)

 

因為山上收訊不好,也沒想要拿起手機看看是否有訊號,趕快拿起手機,很驚訝出現2格訊號,但是電量僅剩下一格,試著撥號給老婆,就在要通話時,“嘟,嘟”叫了2聲就沒電斷訊了,心想不會吧,這麼恰巧,沒GPS,手機沒電,迷途在烏漆媽黑的山林中,也無遮蔽的地點,再淋下去遲早也會失溫.

還好身上有條Snickers,原來要給女兒吃的,現在先來自救,先吃個1/5,免得夜深時,還需要它來補充能量.

既然已經確定迷路了,現在應該要好好做應變計劃,直覺就想到先前林克孝找路失足的意外,提醒自己千萬不能受傷,可以慢慢走,反正已經迷路了,快也沒用,安全最重要.

 

再則,試著往高處走,撥手機求救,也因手機沒電而作罷.

那原地不動等救援呢? 看起來也行不通,雨一直下,四周都是長得一樣的樹木,真的不知身在何處?

就在走不出困境時,在20:00吧,聽到了救援車的警笛聲,心想這下真的糗大了,送物資的人反而迷路要人救,最好是別上新聞台,我可不想這樣出名.心想至少有人會來救我了,聲音來自於我的東北方,至少往那個方向走就會有機會. (事後才知,警笛聲定時就響2分鐘,持續至救援結束).

 

這時候也決定不管如何就是往低處走,儘可能地向河床走,只要碰到溪流或河床,就有機會到人煙的地方,大不了走到天亮.

就在照路的過程中,也常看到有黑影竄動,反正也看不清楚,也不去想它是什麼,是幻覺還是動物,只要不是上山告示牌的熊出沒就好,後來也無心去遐想,只是持續摸黑走,朝著東北方,向下走就是了.

約莫又走了半個小時,超過數棵橫躺的樹木,看看手錶的時間約20:30,我一人在山中晃盪的時間也3個小時了,這時雨停了,反正有目標持續走就不會失溫,也不會有時間胡思亂想.右手拿著手電筒照路,左手撥開前面的草木,走著走著右邊照到了一個白灰色的長條物,原來它是條水管,這時心中可響起一片歡呼聲,“今天不用在山中過夜了,真棒”,因為沿著水管走,一定可以到住家,小時候家裏沒自來水時也是接山泉水飲用,所以看到水管就知道有救了.

不過就在此時,大腦也提醒我,水管路通常是截彎取直走捷徑,所以水管路不見得是人走的路,這時候更應該小心.途中經過數個約一層樓高的落差地形,也是安然地”輕輕躍下”. 就這様子走了半個小時,終於看到登山口的布條處,來到出口處,原來我的”運氣”真是不錯,此時也看到搜救人員的車輛正要進入搜索.

 

3小時的迷航總算是結束了.

苦了在原地等候的妻女及團員,原來8人的隊伍也因天黑及有人腳傷,直到20:30左右才回到登山口. 開始老婆擔心的是小孩,後來擔心的是老公,這3個多小時真是難為她了,她說在等待的期間曾心中發下暗誓,只要我平安回來,再也不會唸我了,後來決定打折,只有一個禮拜不唸我.(會不會就是因為打折,所以我才會比較晚脫困)

這次的事件,讓我有很多的體驗:

大自然是令人敬畏的,不要裝備不足就擅闖或挑戰它; 萬一迷路了也一定要冷靜,千萬不要受傷影響你的行動力; 儘可能往低處或河床走,因為這樣才有機會到有人煙的地方; 為了見妻女的力量很神奇,讓我在漆黑的山林中,一點也不怕也不覺得累.

 

要感謝的人也很多:

救援的警消及山青; 借我手電筒的女團長及團員的祈福; 還有登山口林姓住戶家的水管及其家人對我們團員的支援及照顧; 當然還有老天爺給我這樣的機會體驗人生.

 

在回憶這次的驚險路程,才知道我和家人是多麼相愛. 當下次與家人有意見不同或爭執時,想想北插天山,你就知道你不應該浪費時間在爭吵或者是生氣,好好享受及珍惜你現在的擁有的.

 

北插天山,期待再相逢. (我一定要回去看看我走失的路口)

後記: 到警局作筆錄存證時,警消好奇我爬完攻頂後再次上山後,經過13個小時,我似乎體力還不錯,我老婆回說,我有在練半馬,就是為了這次”事件”作準備.  (喔,真的好冷)

  筆者於2012.01.28重返北插並安然下山.

 

dennist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恩諒媽
  • 看完驚險的歷程,佩服你當下的"冷靜"與"智慧","好家在"常常在練跑--體力夠, 一家人只要能平安在一起就是一種幸福與幸運了!
  • 恩諒媽,怎麼說呢?
    就是碰到了, 除了不慌張, 算起來運氣是不錯的
    只是總要在險境下,才能體驗到家人的愛及關心,
    這個應該平時就要去珍惜,關於這一點 我倒是要加強.

    dennisteng 於 2011/10/27 13:12 回覆

  • 常青
  • 還好你平常有在練跑步,體力是在山中求生的第一要素!!!!!
  • 訪客
  • 往低處/河床上走是很危險的作法,待在原地或者是往高找山徑比較安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