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事喜德因為全家南下墾丁玩樂, 所以把太魯閣全馬的機會讓我去試試.

跑馬的前週作了一場練習, 右腳掌彷彿是有點翻船, 總覺得某個角度筋有點疼痛, 所以整週都不敢試跑, 只做了兩次20分鐘騎飛輪的動作, 小心奕奕地期待個人第一次代班馬.

一如往常前一晚都是期待又怕有狀況, 從花蓮車站到民宿約30分鐘的路程, 我也是有點一跛一跛地晃過去, 跑馬的前夕, 大夥也是興奮異常, 一直到晚上12點都無法入睡, 隔天早上3點就起牀, 不到三個小時睡眠, 感覺今天會不會在半途睡著了.

花蓮的店家曾這麼說, 只有在太馬比賽和過年時, 街上才會有這麼多人, 更何況是凌晨4點鐘. 路上都是背著紅色背包的跑者, 到了花蓮車站, 早就被滿滿的跑者給佔據了.

兩班加班的火車把跑者載往新城(太魯閣), 雖然多數人都有點睡眼惺忪, 但也難掩興奮的心情, 不到5, 太魯閣旅客中心已被跑者佔满了.

很快地到了7, 終於要開跑了, 心中也開始有點擔心今天到底可不可以跑完, 雖然是代班馬, 但成績也不要太突出. 倒數嗚槍後, 人群向前解放, 因為人多, 所以一開始是走出去的, 一早的太魯閣, 天色微白, 清風徐徐還有些涼意, 是個跑馬的好天氣.

原本開始和OOXX的社友一起跑, 但由於他們太輕鬆跑, 反而讓我一直注意到右腳掌的不適, 所以只好和他們分開跑, 一路跟著國防大學的掌旗者, 前面的半馬和過去一樣, 約略在145, 身體也沒發現有異常的現象.

過了合流來到天祥的折返區, 右腳開始有了抽筋的情形, 所以放慢了腳步, 回程的路上, 陸續看到Kelvin, Ben, Kelly, 等看到Leo, 我已經開始在散步, 因為已經無法再好好跑.

原來回程整段都是下坡, 也因為是抽筋才有機會停在路邊拉筋, 好好欣賞峽谷的美景, 清澈的溪水, 涼涼的風使得睡意全消. 今天的回程, 有很多次坐在路邊等抽筋, 謝謝勁跑協會及台東慢跑的跑者給予精神鼓勵, 讓我增加了跑回來的力量.

沒想到回程的18公里下坡, 我花了230才走跑完, 這個全馬是我的第七馬, 也是有坡度的第二馬, 和六月的葡萄馬很像, 只是今天走的更誇張, 原本是不安的心, 後來因為風景看多了也不再想太多成績, 總算是接近最後3公里. 11點多, 天氣開始由毛毛雨轉成大雨, 有許多人停在路邊躲雨, 工作人員補給工作有點手忙腳亂. 最後1公里來到隧道, 這時才想起Leo最怕的回程, 有點像萬金石的回程隧道, 明知終點在前方, 卻有點遙不可及, 最後在官方時間427完成此次路跑.

這次代班馬的感想:

  1. 下坡練習要多做, 下坡時多數跑者的落腳聲都很大聲且沉重, 沒有掌握步幅縮小, 步頻較快, 放鬆的姿勢, 使小腿不要承受太大的壓力.
  2. 正式比賽前, 還是要有跑步練習, 不要完全休息.
  3. PUMA的跑步長褲排汗效果相當不錯, 全程不會有濕淋的感覺, 唯一的缺點是當噴上肌樂時, 效果打了折扣不太涼.
  4. 核心肌群的練習及加強不可忽略, 這樣跑完全馬後不會其他部位會酸痛.

 

我的平地馬成績比山坡馬成績好太多了, 半馬彷彿是我最能掌握的距離, 後半馬就要有點運氣, 這是下一場泰雅馬要驗收的.

 

: 原本回程要到礁溪泡溫泉, 好好慰勞一下可憐的雙腳. 在新城的車站滿滿是南下花蓮的跑者, 北上的人不多, 但售票口牛步的售票, 只好沒買票就坐上進站的復興號. 這班復興號是六日才有的加班車, 是一台直達車, 中間少停很多站, 但會在平常不停的小站停車, 如新城, 大里, 因為辦活動才停, 沒想到我就搭上12:26的直達車, 一路蘇澳, 羅東, 宜蘭都沒停, 更何況是礁溪. 坐錯車不是只有我, 兩個參加路跑的阿兵哥要回宜蘭, 一個要去瑞芳的外籍媽帶著要看牙醫的女兒, 都一路坐到大里及松山, 我呢只好一路站回板橋(3個小時), 到站時幾乎站不起來. 沒泡到溫泉, 真是殘念.

dennist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